“中国是一个非常独特而有趣的市场状态,处于某种意义上的倒挂,即个人消费者的数字技术的应用已经远远超过了企业级的技术。”
德勤中国云服务主管合伙人刘俊龙表示,“一方面,数字化技术在中国已经获得了大规模的应用。另一方面,云计算这些技术在企业的应用中,仍然处于一个早期阶段。”

随着云计算在行业上的深入发展,企业的云服务需求也相应提升。伴随云计算应用市场的不断深入,越来越多的云计算模式脱颖而出,云计算发展的快速步伐也逐渐向行业领域扩展,saas、虚拟化等应用相继推出。而随着云计算应用的不断激增,企业用户也面临着选择繁杂多样的云计算服务以应对自身业务发展的需要。

云计算2.0时代:企业如何踏上“云化”之路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但这样的格局很快会发生改变。”刘俊龙指出,“从行业来看,越靠近消费者侧的企业,由于市场倒逼,对数字化转型以及上云的动力更大。因此,最先一波开展数字化转型的企业,主要集中在消费品零售、金融、高科技等领域。但随着数字化转型的深入,传统行业对于云的需求会大量涌现。”

企业云计算部署成首要问题

很多企业已经主动拥抱信息技术,加速企业由生产型向服务型转化。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云计算面临爆炸性增长

在一项针对企业CIO部署云计算的调查中显示,有19%的企业已经在部署或应用云计算,28%的企业考虑近期部署云计算,53%的企业目前尚无部署云计算的时间表。在这样的数据中可以突显的是,云计算的落地过程并不十分顺利,其要面对着系统迁移的成本、技术、安全等问题丞待解决。

不管是制造业还是服务业,面对的一个不可逃避的趋势就是将云、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有效结合,未来在云端用人工智能处理大数据。

过去一年,德勤与亚马逊AWS在大中华地区达成战略合作关系,联手为二、三十家大型企业提供数字化转型和云落地的服务,这其中就包括了传统装备制造领域的大型央企。“云计算的拐点即将到来,2019年-2020年,中国云市场会面临爆炸性增长,未来大型企业、传统企业上云会越来越多。”
刘俊龙说。

当前,对于行业用户而言,云计算服务供应商的诚信和数据安全等成为首要关注的问题,服务商和用户间的信息不对称、如何确保云中数据的安全等问题,成为企业推延实施云计算的病根所在。而目前在大的产业环境下,政府针对云计算方面的投入已经步入了实质阶段,然而相应的法律规范标准的缺失也让服务商在开展云计算项目运营的同时受到阻碍。

■本报记者 李惠钰

刘俊龙认为,传统企业上云的动力主要来自于几个方面,首先是中国数字化转型的压力传递地非常快,随着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企业的崛起,压力已经快速传递到了传统产业链的后端。这也促使了企业家的视野开始转变,对于数字化生态的焦虑以及对于未来的思考,让传统企业、特别是领导层开始着手数字化转型。此外,党和政府在这方面的政策指引、宣传和要求,也对传统企业带来非常大的触动。

服务商成云实施关键

在数字化转型的热潮下,云计算开始步入全新的2.0时代。越来越多的玩家争相收割云计算红利。除了BAT及其他互联网企业之外,传统IT企业也纷纷向云计算转型,就连圈外的房地产大佬万达集团也高调杀入云计算。

上云的阻碍在于观念和人才

在服务商开展项目实施的过程中,服务商的资质等自身问题带来了在实施服务过程中的一些困扰。对用户而言,在向云进行迁移的过程中,云技术的实施缩短了IT应用部署的时间,同时,企业为规避风险可以选择建立企业私有云的方式来部署关键业务,此外,可以确立供应商的规范条款来避免风险的发生。

“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其真正的关键技术就是云计算。云计算处于供应链的底层,提供数据的存储,也提供技术的发展和需要。”近日在北京召开的2017中国信息技术主管大会上,亚马逊AWS首席云计算企业顾问张侠十分肯定地说,“往后再看十年、二十年,云计算无疑还是最具颠覆性的技术,它的影响是最深、最广的。”

对于传统企业来说,还存在哪些上云阻碍呢?刘俊龙认为,最大的难点不在于技术层面,而在于观念,企业对于云计算会有一些传统误解。“比如对数据安全性有很大的顾虑。大家觉得上云了,数据不在自己的服务器上,非常不踏实,其实云厂商提供的服务和银行是类似的。数据放在云上就像钱放在银行,这是第一个误区。”

企业在选择云服务商的过程中需要谨慎发生财务问题,对于服务商的能力要开展细致调查,并有分析人士表示将业务分摊到多个云服务商的时候可以降低风险,从而使花费成本也有所降低。其次,对于企业而言在将重要数据交付给服务商的同时要善于备份相应的数据资源,以避免不幸的发生。

近期,从密集的有关云计算会议中所传递出的信息以及厂商提出的各种“云化”策略上不难发现,云计算继前期在社交、电商、游戏、视频等领域的应用后,如今正朝着政务、金融、制造、医疗等纵深行业蔓延。

第二个误区,是普遍把上云这件事和降低IT成本划了等号。“由于企业领导层没有把云和真正企业转型联系起来,没有把数字化转型上升到足够重要的战略地位。这对于想要上云的IT部门而言,会带来很大的压力。因为上云不一定就能降成本,如果要做业务创新,可能还要花钱。”

在对于运营商而言,未来面对企业用户而建设公共的数据云平台,将数据中心由IT应用服务进行转型,并结合软硬设施进行建设,从而为用户提供灵活的计算和存储能力以应对企业的云部署需求。多数企业以降低IT成本为需求,从而解决相应IT设施的能耗需问题,云计算透过虚拟化等方式对企业的IT部署达成成本意愿,并通过灵活扩展方式实现资源共享,提高企业运营效率。云计算本质特性便是灵活、高效、低成本,而云服务商的选择上就要在其具备云计算本质特性上为客户提供更优质的服务。

随着云计算需求的变化,各大厂商的策略玩法也在改变,竞争格局也将随之重构。那么,在云计算2.0时代,企业的云化之路又该如何走?

另外,整个中国在云环境下的整体人才的资源不足,也是一大阻碍。“过去几年中国最顶尖的云计算人才都集中在了亚马逊这样的云服务厂商之中。以传统企业的薪酬水平和整个企业的机制,很难把人才从云服务商吸引到企业来,而企业上云又绝不仅仅是亚马逊或德勤这些外部云服务机构的事,需要企业内部的人才支撑。所以,人才资源的匮乏,是过去几年企业上云非常关键的瓶颈。”
刘俊龙说。

Saas当道革新云服务模式

云计算被称为21世纪初期最具颠覆性的IT技术创新,是由亚马逊在2006年首先提出的。该技术在过去十年间推动了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等相关应用的飞速发展。

上云三阶段:Imagine、Delivery、Run

Saas作为在云计算持续发展中的一项基础服务,目前已被更多的市场用户所接受,随着云计算技术的不断演变,saas已演化出不同的类型来,客户关系管理、人力资源管理、云端备份、协作平台等在行业中的应用面面俱到。对于供应商而言,SaaS供应商可以更迅速和容易地去更新以及管理软件和服务,可以直接观察客户使用模式来改善应用程序,SaaS能够提供灵活和具有成本效益的应用使用环境来取代传统模式。然而在saas实施的过程中同样存在着一定的风险。

据赛迪顾问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云计算市场整体规模达2797亿元,同比增长41.7%,预计未来仍将保持20%以上的增长速度。

如何克服企业上云的难点?刘俊龙总结了Imagine、Delivery、Run三个阶段:

云计算的实施当前已延伸到各个方向,软件、平台基础设施等都在陆续开拓着云计算的道路。然而在不同方向的服务上面临着不同的安全问题。从当前企业部署云计算的情况来看,从OA到ERP,各项企业的IT资源都将云技术整合到其中,在服务供应过程中用户将IT资源中的云技术比作如使用自来水一样,在安全性上阻碍了用户应用云服务的体验需求。在此,也有IDC的报告显示,有2/3的用户将安全问题作为选择SaaS时的首要考虑因素。

除了创新企业外,更多的传统企业也开始使用云计算,到底这项技术能带给企业怎样的好处?在张侠看来,第一就是敏捷性和创新性,采用云计算的企业能够快速地建立一个商业模式,并转化成相对应的IT模式;第二是总体成本降低。

Imagine,企业为什么要上云,上云有什么价值,有没有做好准备,即所谓的云前期的规划、价值判断和咨询等。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阶段,因为企业上云最大的两大障碍,观念以及人才的匮乏,都需要在这个阶段对企业进行宣贯,让领导层对云和数字化的认知更加清晰,并有时间去准备人才团队。

云服务发展丞待思考

“公共云”的推出就大大节省了公司的成本支出,从模式上来看,“公共云”由第三方通过互联网为用户提供计算能力、数据库存储、应用程序和其他IT资源,用户无须自建IT基础设施,只要按需向第三方购买IT服务即可,因此很快获得了初创公司的认可。

Delivery,企业的哪些系统上云,哪些暂时还不能上,要用公有云供应商的什么服务,要做什么样的应用?在这个阶段,企业需要和供应商合作,把原有IT系统搬迁上云,利用云计算技术开发新的应用,让这些应用真正走向市场,实现开发、落地、部署。

当前,随着企业开始进行部署和使用云计算,云服务商的作用逐渐突显,越来越多的服务商开始向云服务转型,目前随着云计算技术的不断升级,云计算服务也用样划分出不同类型来,并按照不同的类型、功能进行划分,提供给用户按需所用的服务体系来。

不仅如此,云计算还能够自动收放,不需要计算容量,可以不用固定资产投入,直接按需使用、按使用量付费等等。

Run,是上云之后的关键阶段。在经营模式变化以后,企业如何运营创新业务,这也非常重要。

在面对众多品类繁杂的云服务商而言,企业在选择云服务商的过程中需从以下几方面进行选择:第一,根据企业的知名度和受信赖程度高低进行权衡,第二,通过监督来确保云服务商有效的对企业敏感数据的保护和最终用户的保护。第三,企业可以通过对云服务商的专业技术知识是否熟练和云服务商是否了解企业的相关业务进行选择。

张侠表示,目前,云计算提供的服务几乎覆盖了所有与计算相关的内容,从物联网到大数据,再到人工智能等。单亚马逊一家就有90多类云平台服务,比如计算服务、存储服务、网络服务、大数据服务、互联网服务等。

“小鸟云”是深圳前海小鸟云计算有限公司旗下的云计算服务品牌,专注为个人开发者用户、中小型、大型企业用户提供一站式核心网络云端部署服务,促使用户云端部署化简为零,轻松快捷运用云计算。小鸟云是国内为数不多具有ISP/IDC双资质的专业云计算服务商,同时持有系统软件著作权证书、CNNIC地址分配联盟成员证书,通过了ISO27001信息安全管理体系国际认证、ISO9001质量保证体系国际认证。

云数据安全将成为当前企业所关注的关键一辙,就目前企业与云服务商合作而言,很少有对云服务商的安全进行审核,当云服务商涉入到现阶段,云服务商不断的涌入使得企业在选取云服务商时增添了更多质疑的声音。

但是,“在国内还有好多人把云计算混为一个计算机机房,企业只要有一点相关业务就打出云计算的旗号,其实这与真正的云计算相差还很远。”张侠说,“云计算要求企业改变原有的行为方式,同样也需要企业加速创新和响应的速度。”

作为卓越的云计算服务商,小鸟云有着完善的行业解决方案和精湛的云计算技术。自主研发的纯SSD架构云服务器,以50,000IOPS随机读写速度、800Mb/s吞吐量的高性能数值刷新行业记录。其整合资源、细化资源到落地资源的服务举措,旨在打造差异化的开放式闭环生态系统,帮助用户快速构建稳定、安全的云计算环境。且云计算强大的计算能力和弹性扩展优势有效降低用户开发运维难度和整体IT成本,让用户能更专注于核心业务的创新,实现自身更多价值。

云计算的到来同时也激活了一些云计算市场的活跃度,多数提到的以云模式为服务初创公司应运而生,此类公司将云交付给第三方来托管,而对于此类公司而言其市场生存力将为他们带来一定考验。

华云集团解决方案北区总监吴迦德表示,数字化的进程一直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过程,而企业“上云”,最终目的就是实现业务流程的数字化转型,努力从企业的业务流程中挤出每一滴价值,重新构筑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小鸟云”是深圳前海小鸟云计算有限公司旗下的云计算服务品牌,专注为个人开发者用户、中小型、大型企业用户提供一站式核心网络云端部署服务,促使用户云端部署化简为零,轻松快捷运用云计算。小鸟云是国内为数不多具有ISP/IDC双资质的专业云计算服务商,同时持有系统软件著作权证书、CNNIC地址分配联盟成员证书,通过了ISO27001信息安全管理体系国际认证、ISO9001质量保证体系国际认证。

在吴迦德看来,企业数字化转型战略首先是要实现行业内的应用云化,再到达数据的云化,接下来就是行业服务能力,再加上健全的平台,打造一个生态圈,才能实施更为广阔的数字化战略。

作为卓越的云计算服务商,小鸟云有着完善的行业解决方案和精湛的云计算技术。自主研发的纯SSD架构云服务器,以50,000IOPS随机读写速度、800Mb/s吞吐量的高性能数值刷新行业记录。其整合资源、细化资源到落地资源的服务举措,旨在打造差异化的开放式闭环生态系统,帮助用户快速构建稳定、安全的云计算环境。且云计算强大的计算能力和弹性扩展优势有效降低用户开发运维难度和整体IT成本,让用户能更专注于核心业务的创新,实现自身更多价值。

加快工业互联网平台培育

目前,我国很多企业已经主动拥抱信息技术,也在重构技术体系与价值链体系,提高智能化服务的水平,打造异地研发设计、个性化定制,包括像精准供应链管理这样的新方向,加速了企业由生产型向服务型转化。

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信息化研究一处处长李广乾看来,打造制造强国、网络强国,就要发展国家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当前,工业互联网平台已经超越了普通电商平台的价值,它对于国家的战略来说具有核心的作用,而云计算在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李广乾认为,工业互联网平台是一种新兴的制造业系统,在这个系统里面,众多的企业流通与服务等产品的生产过程,在实现数字化、信息化、智能的基础上都被迁移到云平台上实现远程制造。

“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出现,对一个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具有决定性作用,特别是在国际产业分工当中,居于核心主导地位。”李广乾表示,国外工业互联网平台在与国内企业开展相关合作的时候,必须将工业大数据和工业云中心部署在中国境内,统一规划工业大数据和工业云中心的建设。因此,不仅要将工业云中心看作是政治任务,还要从关键基础设施属性上看待和管理。

此前,国务院发布《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化和软件服务业司司长谢少锋表示,未来重点工作就是推动百万企业上云。鼓励工业互联网平台在产业集聚区落地,推动地方政府通过财税支持、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鼓励中小企业业务系统向云端迁移,实现大企业建平台和中小企业用平台双向迭代,互促共进。

人工智能重新定义云计算

随着大数据的指数级增长以及人工智能的突破性进展,被称为“ABC”的“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有望成为未来发展关键,这种三位一体的能力也将决定着企业的可持续发展能力。

“不管是制造业还是服务业,面对的一个不可逃避的趋势就是将云、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有效结合,未来在云端用人工智能处理大数据。”此前在2017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峰会上,腾讯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如是说。

目前,无论是腾讯还是阿里,都推出了基于人工智能的云服务,升级云服务能力。阿里巴巴就在内部启动代号为“NASA”的计划,面向未来20年储备核心科技,其研发成果都将通过阿里云对外输出,成为创新者的强大技术后盾。

张侠表示,在人工智能方面,亚马逊也推出了三项新的服务。第一是图像识别,可以识别照片里的物体和人的性别、年龄、表情等;第二是语音服务,可以把24种语言用47种人声发音出来,直接提供语音的服务;第三项是Lex,通过它来听音乐,包括控制家用电器,比如开灯、开咖啡壶等。

从全球来看,云服务市场由亚马逊、微软、谷歌和IBM领头,在国内则由阿里云主导。那么,中小云服务商的机会又在哪儿呢?

对此,容联云通讯创始人孙昌勋认为,中小型云服务商完全可以从某一细分市场着手,通过在产品、品牌、价格、服务上的差异化优势,来赢得客户,赢得市场,从而在某一个领域立足。

“对中小企业来说,凭借自身市场或技术优势、在某一细分市场内深挖才是唯一的出路。另外,良好的运维服务也是中小云服务商成功的关键。”孙昌勋说。

《中国科学报》 (2017-11-23 第6版 前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