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法院工作好几年了,吴明还是头一次出现眼下这样的状况,浑身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虽然其中也含有一丝丝的兴奋,但更多的是满脑子里充满了无形的紧张和压力,好似拉满弦的弓弩,亟待一射而出。

小区的王大爷,老两口都是退休职工,两老含辛茹苦养大一儿一女,先后各自成家,也有他们自己的事业。照理说两位老人应该没有忧虑,晚年能过得很幸福,可是完全没有他们想像的那么如愿,吃穿虽然不愁,精神上却痛苦不堪。
  王大爷的儿子王飞高中毕业后进厂当了工人,后来辞职自谋职业做服装生意,收入不菲,娶了称心如意的媳妇。结婚时,王大爷给他买了套二婚房,付了五万首付款,可能当时儿子儿媳还认为钱给少了,口里没说,心里却有个结。他们结婚后,把岳父岳母接到了一起居住,好似与亲生父母没了多大关系,只有逢年过节才回家看望二位老人。
  女儿王雪比她哥小两岁,大学毕业当了教师,和她同校的教师结婚成家。结婚时王大爷只给了三万块钱为她买嫁妆,女儿女婿对他很感激,要接两位老人一起住,他们怕儿子儿媳说闲话,坚持没有去。王雪有了孩子后因无人照看,王大爷老俩口就去帮带孩子,一直带到外孙上中学。他们认为没有必要再住在女儿家了,女儿女婿虽一再挽留,他们还是坚持回到了自己家。
  王大爷想到,他和老伴都年过古稀,什么时候走说不一定,后事必须早安排,他有一套二住房,每月领的养老金,除生活开支还有节余,多年来的积蓄有六位数的存款,为使儿女日后不在家产分配上产生矛盾,决定把家产先分给儿女,自己好安享晚年,老俩口对家产如何分进行了多次商量,最后取得了一致意见。
  国庆长假期间,王大爷把儿女叫到家中开会,说他们健在,头脑清醒,把家产分了。他说:“现在我的家产,一是住这套房子,二是还有十六万存款,我和你们妈的想法是:王雪现住的是学校里的公房,自己没有房子,就把这套房分给她。王飞自己有房子,现在又在做生意,就把存款给他,拿去把生意搞大点,争取多赚些钱。这样我们觉得对你们兄妹都有利,你们看行不行?”
  “不管爸您怎么分,我都没有意见,爸妈一点不给我,我也没有意见。”
  王飞认为妹妹王雪是在说漂亮话,想到父母一直只顾妹妹,处处为妹妹着想,气不打一处来,大声说:“爸妈你们听到了吗,妹妹一点都不要,我全部要,你们给不给?”
  “这不是在同你们商量吗!”王大爷知道儿子有意见,以前也多次说他们偏爱王雪,他对儿子说:“我知道你认为妹妹读大学多用了钱,我们又给你妹妹照顾了几年孩子,顾了你妹妹,可你没有想想,如果你考上大学,难道不给钱你吗。再说你结婚买房,我们给你付了首付,也算弥补了,现在把存款全给你,也是考虑对你做生意有利,我们才这样分的!”
  “这样说,你们很公平了是不是?妹妹说一点不要,我也表态,一点不要,你们的家产想给谁就给谁!”说完这几句话就扬长而去了。两位老人看到这种结果,心里像刀割一般,几乎掉下了眼泪,幸好王雪对他们进行了一翻安慰,才没有哭出来。
  王飞回家向媳妇说了,她不是劝解,而是火上浇油,说:“这财产分割明显不公,那套房子至少也值30多万,那存款不及房子钱的一半,你怕不是他们亲生的儿子吧?他们偏爱女儿就让他们去爱吧,今后他们的一切我们就莫管。”从此,他们逢年过节也不去看望老人了。
  光阴荏苒,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经十年,王大爷一直没见儿子一家来一次,想儿想断肠,心里在想儿子这十年变成什么样子了,他的慢性鼻炎好了没有?孙子该上初中了,长到好高了吧,他多希望儿子能回心转意来看看呵。去年,王大爷的老伴大病一场,妹妹主动到王飞家中,说:“爸妈十分想念你们一家人,有空带儿子前去看望下。”王飞媳妇说:“爸妈心里根本就没有我们一家人,我们去起什么作用啊!”这夫妇俩硬是铁石心肠,事后他一家还是没去。
  王大爷觉得自己年事已高,有生之年,不想留下遗憾,不能让儿子一家人怀恨他和老伴到死。怎样才能消除儿子思想中的疙瘩呢,他们啥法子都想尽了,可一直没有想出好办法,最后有一个亲戚给他出主意,找法院出面调解,他觉得可以试试。
  王大爷找了一名律师,一纸诉状递交到区人民法院,将儿子告上法庭,他要求儿子支付赡养费是假,希望儿子回家团聚是真。开庭前,王大爷一直追问法官,到时候会不会把儿子抓起来,会不会给儿子判罪?并且一再表示,只要求调解,不要判决,如果调解不成他就撤诉。这让法官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认为王大爷是不是脑筋有了问题,再仔细一想,可能是王大爷怕伤害了儿子,就对王大爷说:“请您放心,我们一定尽最大努力给你们做调解工作!”
  法院承办法官联系了王飞,给他讲了《老年权益法》的有关条款,可令法官没有想到的是,他情绪非常激动,坚决表示不会到法庭,说:“你们要判罪就判罪,大不了进去坐几年!”法官又耐心给王飞反复讲有关道德、法律,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他才勉强同意让妻子次日到法庭,可第二天,老人和女儿一早等在调解室,却一直没有等到王飞和他妻子的影子。
  王大爷眼看等不到儿子儿媳来,突然开口对法官说:“调解不成就算了,我撤诉好了,我状告他就是一个目的,近十年没看到他一家人了,我和老伴都希望看看他们。这个目的达不到也算了,就当我没有这个儿子!”
  法官听了也感到心酸,又联系王飞,告诉他老人的想法和撤诉决定。
  “为什么撤诉呢?那他起诉我是为了什么,不是为了钱,是要让我丢脸,是要让我难看!”法官告诉他:“你说这些都不是,他要的是你能常回家看看。”
  法官说的这些话,正好王飞的儿子在一旁听到了,觉得自己的爸爸对爷爷有点过分,对他爸说:“学校老师经常给我们讲,要尊老爱幼,要孝敬父母,你不带我们一家人去看爷爷奶奶,这说得过去吗?”他儿子的几句话,说得他哑口无言。
  过了几天,王飞终于和儿子一起到法庭把王大爷接回家,王大爷边走路边说:“我和你妈看到了你和孙子,今后死了也会闭目了!”
  为此,有人编了顺口溜:儿子十年不登门,父母盼儿眼望穿,左思右想无办法,一纸诉状送法院,状告儿子为那般,不为吃穿不为钱,只因父子亲情断,就盼回家看一眼!

多彩贵州网讯(张红阳 桂镜茜 本网记者
文叶)启动司法绿色服务通道,上门立案;通过QQ及微信组织双方当事人诉前调解;注重家事坚持“柔性审理”;建设智慧法庭开展网上送达、网上开庭、网上调解……这是盘州市人民法院人民法庭第一审判团队为落实司法便民采取的系列举措。

  伴随着缠绕心底的复杂情结,吴明脑海里的记忆之门此时也不由自主地打开。

必发娱乐手机版 1

  5年多前,吴明从沿海某大城市一所重点大学法律系本科毕业,作为优秀大学毕业生,他本来有机会留校或就在大城市就业,但一想到上大学前,向村里的父老乡亲作出毕业后坚决回家乡工作的承诺,便毅然决然地回到江城,考入了当地人民法院。

盘州市人民法院人民法庭第一审判团队将司法便民的理念贯穿办案的各个环节,打造多元化、高效化、智慧化、规范化、阳光化“五化”一体法庭,增强司法服务的针对性、实效性,努力推进人民法庭工作实现新发展。2015年至2019年4月,共收各类民商事案件3509件,年结案率均在97%以上。

  报到后,院里根据吴明在校期间品学兼优的表现情况,准备安排他到院机关民事审判庭任书记员,可他却向院长一再请求,主动申请到离县城较远、急需充实人员的开发区人民法庭去工作,决心从最基层一步一步地干起,扎扎实实地练好基本功,争取早日成为一名合格的人民法官。

法庭立案“多元化”

  看着吴明如此坦诚执着的样子,院领导认识到这是一棵好苗子,到基层磨砺有助于他今后的成长进步,经过院党组集体研究后,同意了他的请求。

“谢某某、黄某某在吗?”

  就这样,吴明来到开发区人民法庭,先从书记员做起,然后通过了司法考试A证,后来又担任了法官助理、实习法官。在老法官手把手的指导下,短短的几年中,他不仅记了近千件案件的庭审记录,还做了大量的审判辅助工作。法官实习期满后,凭着大学时打下的扎实理论功底及几年来锻炼出来的实际工作能力,加上具有积极向上的进取精神和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吴明终于从全院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顺利通过严格的考试考核,正式迈入了法官队伍。

“在。”

  在这兴奋和紧张交织一起的时候,前几天,吴明的指导老师、本法庭洪庭长将一件看似比较简单的民事案件交给吴明承办,这是他担任初任法官后开始独立承办的第一个案件。此时,他思想上产生从未有过的紧张和压力,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哪位法官第一次审案,不会多少有点紧张呢。

“在的。”

  其实,这个案件案情并不是十分复杂,起因也比较简单,但追根溯源,就有点说来话长了。

“请将各自的身份证正反面拍照发过来,并发送身份证号码。”

  原告是开发区人民法庭辖区松林村的钱大爷,年已81岁,育有三子,分别名叫大贵、二贵、三贵。他30多岁丧偶后,为了不让孩子受委屈,硬是咬紧牙关,克服生活的重重困难,坚持不再续弦,既当爹又当妈,终于含辛茹苦地把三个儿子拉扯大,给他们成了家,立了业,都已生儿育女。随着党的惠民政策不断深入贯彻,他们的小日子也越过越红火。前些年,钱大爷身体还算硬朗时,一直独居生活,每天过得无忧无虑,直到去年,因健康状况每况愈下,日常生活难以自理,这才让儿子们轮流赡养。

必发娱乐手机版,“5222……”

  钱大爷没有想到的是,与儿子儿媳不知不觉产生矛盾,全是金钱惹的祸,其实钱也不是很多,但真没料到他们竟然是这样的无情无义。

这是今年初,第一审判团队负责人刘建通过QQ主持的一起民事调解的聊天记录,事情调解完成,聊天记录被记录员打印出来装订成册,记录在案。

  事情的缘由是,村里的一块集体土地被开发区征用补偿,村委会征求村民意见后研究决定,对全村几名80岁以上的老人每人发放1000元的高龄营养补助。此时,钱大爷正轮在三贵家赡养,三贵媳妇得知这一消息,第一时间就跑到村里出纳处,悄悄地代他领取了此款,回家与三贵商量后,对外一点不露声色,打算偷偷地将这1000元独吞。

“这起案件是关于离婚的,我们经过前期沟通,双方都愿意诉前化解,但男女双方一个在盘州保田,一个远在四川,调解要解决的问题第一个就是如何组织双方调解。”刘建说。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三贵媳妇领钱的第二天,大贵、二贵便知道了此事,当时都气得痛骂起来,随即一起带上老婆,急急忙忙地来到三贵家兴师问罪。一进三贵家门,大贵就义愤填膺地责问三贵:“你们两口子搞的什么名堂?想独吞爸的钱吗?想都别想!”

事实上,异地调解难在盘州市法院人民法庭第一审判团队辖区体现得十分突出,翻开盘州市地图,第一审判团队辖区面积2327.91平方公里,人口约65万余人,主要是在农业乡镇,群众往返法庭成本高,耗时长。

  二贵帮腔道:“今天来找你们,就是为了讨个公道,爸的钱必须我们三家来分,否则就跟你们没完!”

必发娱乐手机版 2

  三贵媳妇见势不妙,一开始拒不承认代领了钱,后来实在被逼无奈,便狡辩道:“你们跑到我们家里来闹什么?爸轮在谁家生活,谁家就天经地义该得这钱!这有什么可争的?”

面向广袤农村辖区,第一审判团队坚持高效便捷的“一站式服务”工作方针,切实落实好“让群众少跑一次路、少花一分钱、少等一分钟”工作要求,积极推进网上立案、预约立案、上门立案、QQ及微信立案等多元化立案机制。实现跨辖区立案,当事人可以在离家最近的法庭或到院机关办理立案手续,并通过POS机直接交纳诉讼费,走出了便民服务的第一步。

  三贵见大贵、二贵来势汹汹,口气就软了一点:“就是就是,有什么值得争吵的,你我兄弟之间有事好说好商量嘛!”

针对异地难以同桌调解的实际,刘建与同事启用了网络组织诉前调解机制,按照严明的程序,认真做好释明工作,最终这起诉讼案圆满化解。

  面对三兄弟剑拔弩张的场面,三贵媳妇到底是开小卖店的,心眼多一点,见领钱真相已经暴露,再想独吞这笔钱肯定不行了,便与三贵一番耳语后,自找台阶下,装成好人道:“算了算了,都是亲兄弟,大家别再争了!爸的钱就我们三家平分,每家分333元,多的一元就分给二贵家吧!”

事实上,此前,第一审判团队就已通过网络组织诉前调解获得成功。2017年至2019年4月,当事人跨法庭辖区立案653件,有效缓解当事人立案的奔波之苦,便利当事人诉讼。

  “不行,三兄弟必须绝对平分,这样才能体现公平原则!”大贵高声回应道,“谁多要一分钱就不公平,这件事没得商量!”

案件审理“高效化”

  钱大爷目睹眼前状况,再也忍不住了,小声地说道:“为分这点钱,你们三兄弟算来算去,一点不把我这个当爸爸的放在眼里,村里发给我的钱,虽然数额不多,但你们要分也应该征得我的同意吧……

每年办理案件400件左右,刘建依旧清晰记得2016年,自己初到双凤审判点调解的第一个赡养老人的案例。

  大贵媳妇怕节外生枝,坏了好事,连忙走上前来打断钱大爷的话:“你老人家不说话没有人当你是哑巴,我们把你养起供起,你不愁吃不愁穿,这么大把年纪了还要钱干什么?真是越活越有点老黄昏了!”钱大爷一听,气得不知如何是好,泪水忍不住一涌而出。

“大概是2016年,我们到乡镇开展巡回审理,处理一位年愈九旬的任姓老人的赡养问题。”刘建说。

  二贵见势而上,厉声说道:“三家平分就平分,这样绝对公平,谁多得一分钱也不行,看谁敢多分或者独吞?”

任某共生育五个子女,原本对老人赡养问题进行了约定,但由于任某的小儿子杨某某2014年因事故死亡,杨某某的妻子将其死亡赔偿金中任某应得的赡养费等费用领走未付给任某,致使任某子女为任某赡养问题产生纠纷,经多方协调处理未果,老人遂向法院求助。

  此话一出,犹如点燃了汽油桶,大贵兄弟及媳妇三家六口人,不由分说就大声争吵起来,并且越吵越厉害,互不相让,后来不知是谁先动的手,相互之间竟抓扭起来,几个人扭成一团,闹得不可开交。乡亲们实在看不下去了,便跑过来奋力拉架劝解,大贵等人这才很不情愿地松开手,暂时停止了抓扭,但仍然不停嘴的吵吵嚷嚷,然后气狠狠地逼着钱大爷,一起来到村委会办公室解决纠纷。

“赡养问题关键是要把子女的工作做通,判决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老人年纪大了,我们决定上门为老人办理立案手续,并通知任某的子女到现场参与调解。”刘建说。

  村主任分别详细询问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就主持各方进行调解。面对这笔数额并不是太多的金钱,大贵三兄弟及媳妇这时候却罕见的意见统一,都赞成三家平分这笔钱,而不考虑给钱大爷留一分钱,还大言不惭地说,这样分钱才算公平公正、合情合理。钱大爷听了这几个不孝之子的绝情之语,泪流满面地叹道:“作孽啊,作孽!”

面对复杂而琐碎的家庭矛盾,承办法官在调解中注重采用引导和教育相结合的方法,一方面耐心听取了老人、子女的意见,从孝敬老人、家庭和睦的角度对任某的子女分别作思想教育工作,另一方面结合法律法规详细解答当事人提出的疑问,化解子女之间的矛盾。经过一天的调解,最终任某与其子女们就任某的赡养费及任某生活所需的物资等问题达成了协议。

  紧接着,村主任轻言细语地给大贵等人讲尊老敬老的道理,耐心细致地做他们的思想工作,并郑重指出,这笔钱是村里专门发给钱大爷的高龄营养补助,子女不得领去他用,更不应该为此发生纠纷。村主任随后提出了稳妥解决纠纷的方案供参考,大贵等人见这方案对己不利,不能只让他们三家平分钱,便一言不发,以无声来表示反对。

必发娱乐手机版 3

  调解变成了马拉松赛,村主任心平气和地做了大半天工作,说得口干舌燥,却远远没能达到预期效果。大贵等人对村主任劝解的话全然不听,要他们表态,就异口同声地说:“我们只同意三兄弟平分这笔钱,其他的说什么也不行!”钱大爷看着横不讲理的儿子儿媳,敢怒而不敢言,只是一次又一次抬起那粗糙的手,痛苦不堪地擦去从眼眶里奔涌而出的泪水。

第一人民法庭在办理家事案件中,坚持“调解优先、调判结合”,将调解工作贯穿于案件审理始终,有效化解矛盾纠纷,2015年至2019年4月调撤率分别从55.08%增加到了66.90%。强化简易程序的适用,严格控制程序转换。

  村主任最后束手无策了,非常生气地说道:“好了好了,我管不了你们这件事了,你们去打官司解决问题。钱大爷,不要怕,你到法庭去告这几个不孝不敬的后人,相信法律会给你讨个公道,我们村委会支持你!”

与此同时,对于审理案件注重庭前准备,提升庭审效率,强化法官裁判能力和裁判文书制作能力,当庭裁判的案件力争当庭送达裁判文书当天结案。注重家事案件的“柔性审理”,家事案件审理求质不求快,积极拓宽审判思路,凝聚多方力量化解家庭矛盾,彰显司法温度。积极履行法治扶贫职责,为贫困户开辟绿色通道,开展诉讼指引、诉前联调、巡回审理,及时解决纠纷,让群众专心发展生产。

  大贵等人听了村主任的话,一点没有当回事,竟一起得意洋洋地回应:“随便!打官司我们奉陪到底!”

工作方式“智慧化”

  于是,在村委会和乡亲们的支持下,钱大爷终于鼓起勇气,将三个儿子告上了法庭。开庭那天,钱大爷的三个儿媳也参加了旁听,她们和大贵三兄弟一样,虽然貌似非常强硬,但内心还是害怕官司输了,既丢面子,又分不到钱,所以心情十分纠结。本村的乡亲们闻讯后,二十多人翻山越岭赶到法庭参加旁听,自发为年迈胆怯的钱大爷助阵。

采访当日,第一审判团队法官正在审理一起民事案件,通过扫描二维码,记者一行在中国法院直播网上旁听了这起案件的审理。

  庭审过程中,双方对陈述的事实和举示的相关证据材料等完全没有异议,但阐述的理由却大相径庭。

互联网旁听案件审理是第一审判团队推进信息化应用和审判工作的深度融合的一项亮点举措。

  钱大爷满眼噙着泪水,颤颤抖抖地说:“本来我年岁已老,平时花不了多少钱,但有时难免要买点小东小西,逢年过节也想给孙子外孙一点零花钱,可你们三家从来没有给过我钱,所以我常常想,自己衣兜里要是有个三五百块钱多好啊!没有想到的是,这次村上发给我的钱,你们三兄弟一分钱也不给我留,真让人寒心!”

“一方面通过使得审理过程公开透明,通过庭审公开倒逼庭审质效提升,另一方面也是希望通过一些典型案件的审理,起到普法宣传的作用。”刘建说。

  钱大爷的话音刚落,大贵振振有词地反驳道:“爸,你老人家没有必要说这么多无用的话,我们三兄弟轮流供养你,你每天有吃的有穿的,没有饿到冻到,还要钱干什么?
这1000块钱绝对不能给你留一分,只有我们三兄弟平分,才公平合理,不然我们都不会答应!”

目前,第一审判团队已建成3个科技法庭,配备1套便携式科技法庭,联通电信双网运行,办案办公网络化。在送达方式上,经过当时人同意后通过电子送达,提高了送达率。

  二贵接着表露心声:“大贵说得对,你这么大年纪了还要钱干什么?其实我们三家都不缺这点钱,主要是心里都不平衡,只想要个公平公正。如果法庭硬要把钱判给你,我们绝不会退还这笔钱!”

此外,法庭审理与巡回审理相结合,开展网上送达、网上开庭、网上调解等,为农村外出务工人员参加诉讼提供便利,减少当事人跑法庭次数,着力解决偏远地区、少数民族地区群众诉讼不便等问题。运用科技法庭,开展远程审理和庭审直播,案件同步录音录像,当事人亲属不需到庭就可旁听庭审,通过庭审公开倒逼庭审质效提升。据统计,2017年10月开通网络直播以来,累计共直播529件。

  “爸,你现在衣食无忧,跟我们争这点钱到底为了什么?”三贵毫不示弱道,“你要是和我们都闹翻了,看你今后是跟这点钱去生活,还是轮流到儿子家过日子!”

必发娱乐手机版 4

  大贵等人越说越不像话,简直是钱迷心窍,一根筋的只认金钱不讲亲情,还自认为满有道理。吴明初次遇见如此对待父亲的儿子,真感到他们有些不可理喻,暗暗思忖道,如果直接对本案判决,也许比较省事,但看眼下这阵势,三个儿子都不是省油的灯,案子判了以后,大贵等人的思想问题如果没有解决,钱大爷今后的生活可能就更难了,说不定他们还要经常给他穿小鞋,随时可以找个茬子让他受气。看来解决问题的关键,是要让三个儿子思想上受到教育,增强法治意识,从内心深处真正愿意孝敬老人。

“智慧法庭既为当事人降低诉讼成本,节约当事人开支,又有效压缩办案周期,提升案件审理效率,彻底解决忙闲不均的现象。”刘建说。

  看着吴明略有迟疑的神情,坐在旁听席最后一排位置的洪庭长,这时向吴明投来信任的目光,好像在对他说,相信自己,一定会审好这个案子。与洪庭长的目光一对视,吴明顿感信心更足了。

2015年至2019案件平均审理时间从40.17天下降到了30.66天,案件平均一个月左右审结,大大提高了办案效率。

  于是,吴明主持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首先充满深情地讲道:“尊老敬老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赡养关爱老人是法律赋予我们每个公民神圣而光荣的义务。你们三兄弟也养育了儿女,你们的言传身教,对他们能起到示范作用。每个人都是要老的,这是不可抗拒的自然法则。钱大爷的今天,就是我们大家的明天。你们今天善待老人,为晚辈作出榜样,他们明天也会像你们一样孝敬关爱老人。因此,不应该将老人视为包袱,而要当作晚辈的荣幸。正如常言道,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尊老敬老爱老,这是国家文明、社会进步、家庭和谐的重要体现,因此,善待老人,既是善待他人,也是善待自己。你们三兄弟现在物质上比较富裕了,但仅仅如此,显然是不够的,是不是还应该想一想,怎样才能早日在精神上也比较富裕?你们为了和父亲争这点钱,出言不逊地伤害他,而不在孝敬关爱父亲上多下功夫,这样做难道不感到自责吗?……”

法庭建设“规范化”

  听了吴明语重心长的一席话,大贵有点不好意思,想说点什么,但一时半会又说不出来,只是结结巴巴地重复道:“可……可是……”大贵、二贵此时脸也变红了,不由自主地低下了高昂的头。

此外,第一审判团队积极发挥人民法庭打通司法服务群众“最后一公里”功能,从完善法庭硬件、软件两方面着手,不断加强基础设施、信息化物质配备、人员配备、文化建设、便民服务等,健全各项规章制度,狠抓落实,升级服务质量,全面提高司法服务保障水平。

  情况开始有了转机,正是解决纠纷的良好契机。随即,吴明趁热打铁,说道:“先请大家现在看一个短片,看完后我们再来协商处理这件事,好不好?”双方当事人都表示同意。

通过与辖区103个村居建立联系渠道,推进与辖区村居的协作机制,依托网格化管理,协助送达调查,积极指导村居完善村规民约,促进村居自治法治化规范化。

  然后,吴明播放了反映两名全国道德模范几十年如一日尊老敬老感人事迹的专题短片,一下子吸引了在场的人员,观看中不时有人发出啧啧赞叹声。

密切与医调委、交调委、人民调解组织、行政机关、仲裁机构的沟通和联系,探索和完善诉前调解规范化运行的模式,最大限度减轻审判压力和执行压力。强化对人民调解、商事调解、行业调解等非诉讼解决纠纷方式的宣传和引导力度,及时有效化解各类矛盾纠纷。

  接着,吴明又讲述了邻县农村15岁好少年小莉,在父亲去世后,数年来每天伺候母亲洗漱、做饭和料理日常生活,坚持背着母亲一道去上学,受到乡亲们众口称赞的真实故事。

法庭开放“阳光化”

  其间,吴明几次特别专注地观察了大贵等人的面部表情,后来见他们的眼眶都有点湿润,估计思想上有了触动,和解有希望了,便又接着组织双方进行调解。

坚持“请进来和走出去”工作方针,每年至少开展一次法庭开放日活动,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村居两委成员、网格员及部分群众走进人民法庭,以参观、庭审观摩、座谈等方式开展交流,讲解办案程序,展现法庭工作,回应群众关切。

  也许是吴明的一席肺腑之言冲破他们偏执的心理防线,也许是看专题片和听故事后通过对比使他们的良心受到谴责,也许是面对旁听席上早夕相处的乡亲们感到羞愧,当吴明问到是否同意本案和解时,大贵三兄弟面红耳赤,不约而同地一起答道:“同意,同意!”钱大爷也表态同意和解。

2017年以来,共举行4次法庭开放日活动。每个季度至少开展一次走访活动,主动走访辖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同时与法治讲座、平安建设、禁毒工作、创建零犯罪学校、主题党日等活动紧密结合,加强沟通交流,倾听意见建议,汲取群众智慧。

  不知是何时,三贵媳妇轻轻地离开旁听席来到三贵面前,趁人不注意悄悄地将1000元递给三贵,然后又回到旁听座位。

建立需求清单,以人民群众的司法需求为导向,优化创新各项便民措施。立足审判职能,充分加强司法调研,为党委、人大、政府依法决策提供前瞻性、有价值的参考。利用重要时间节点,开展普法宣传活动,扩大法治宣传覆盖面,提高法治宣传活动的渗透力、知晓率。

  最后,在吴明主持调解下,钱大爷与三个儿子终于握手言和,三个儿子当场将1000元退还给了他,都表示今后要好好孝敬父亲。钱大爷激动得热泪盈眶,反复对吴明说:“谢谢法官!谢谢法官!”

  令人没有想到的事情接着发生了:钱大爷当场拿出钱数了又数,然后仅给自己留下200元,其余800元非要委托三个儿子代他给孙子、孙女每人200元,以表达他微薄的心意。大贵等人望着这800元钱,心情感到有点沉重,羞愧、负疚、后悔交织在一起,眼圈红红的,眼眶禁不住淌出了热泪。

  法庭审判大厅窗外,吹来一阵阵和煦的春风,沁人心脾。望着钱大爷等人渐渐远去的背影,吴明深深地吸了一大口清新的空气,他清醒地意识到,要当好一名受老百姓欢迎的人民法官,自己今后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很长……

  2015年5月10日

  作者简介:孙晓林,男,汉族,中共党员,大学文化,现为重庆市奉节县人民法院副处级干部,四级高级法官,重庆市法官作协会员。已发表作品30余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