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茨科和雅斯柯在克拉科夫没有停留多久;要不是雅斯柯要想见识见识这个奇异如梦的城市里的风土人情,他们也许停留得还要短。老骑士急于要赶回老家去,收割和锄草。尽管雅斯打一再请求,也没有用。因此他们在圣母升天节左右就到了家。一个到波格丹涅茨,另一个到兹戈萃里崔他姊姊那里。

玛茨科和雅斯柯在克拉科夫没有停留多久;要不是雅斯柯要想见识见识这个奇异如梦的城市里的风土人情,他们也许停留得还要短。老骑士急于要赶回老家去,收割和锄草。尽管雅斯打一再请求,也没有用。因此他们在圣母升天节①左右就到了家。一个到波格丹涅茨,另一个到兹戈萃里崔他姊姊那里。
①圣母升天节在八月十五日。
从那时起,生活就过得平平稳稳了。他们都忙于农作和一般的乡村事务。兹戈萃里崔盆地上的收成很好,雅金卡的产业莫奇陀里一带的收成尤其好;但是波格丹涅茨的收成就不是这样;由于干旱,庄稼不好,用不到花多少力气就收割完了。总的说来,波格丹涅茨的耕地很少。整片土地坐落在森林附近,由于主人长期外出,连那些由修道院长的庄稼汉整顿过的小块农地,也都因为缺少劳动力而荒芜了。老骑士虽然很痛惜这些损失,却并不十分放在心上,因为他想,一切都可以用钱来安排得井井有条,只要他确实是为了一个自己心爱的人而操劳就是了。但正是在这个问题上的彷徨,破坏了他的劳动和日常生活的热情。他确实并不偷懒。黎明就起身,赶牲畜,检查农业和森林方面的劳动情况。甚至选定了一块建造城堡的地基,准备了木材。但是等到一天过完,灼人的太阳化成金红色的夕照,他就常常会涌起一种强烈的渴望,接着是一阵从来没有体验过的不安情绪。“我在这里费尽力气,辛辛苦苦,”他心里说,“我那亲爱的孩子也许已在什么地方死了,身上插着一支矛,饿狼正在大嚼他的尸体。”想到这里,他心里就非常痛苦和焦急。于是他仔细观望着和倾听着,是否会听到马蹄声,宣告雅金卡又来了。雅金卡每天都来探望一下老骑士。他会在她面前振起精神,跟她谈起他的种种美好希望,聊以自慰。
雅金卡总是在晚上来看他,鞍上带着石弓和矛,防备回家时有什么危险。
她想要在哪一次访问中,突然碰上兹皮希科回来了,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连玛茨科本人也不敢指望他不到一年半载就会回来。但是这位年轻小姐的心里却显然怀着这个希望,因为她来时总是打扮得漂漂亮亮;不像往常那样穿着结带的胸衣,披着一件羊皮上衣,显得浑身是毛,而且头发上有树叶,现在她的辫子结得很漂亮,上身穿着西拉兹的上等花布做的衣服。玛茨科出来迎接她,她总是劈头第一句就这样问道:“有什么消息?”仿佛有人给他写了信来似的。
“没有消息!”他总是这样回答她。于是他领她到屋里去,在炉边聊天,谈谈兹皮希科、立陶宛、十字军骑士团和战争,每一次谈的都是同样的话题。但他们从不厌倦,老是谈个没完。
好几个月都是这样度过的。有时候玛茨科去访问兹戈萃里崔,不过多半是雅金卡来看他。有时由于邻近地带发生骚动,路上不太平,或者正值公熊春情勃发易于伤人的季节,玛茨科便送她回家。这个老人凭着他那超人的气力,再加上全副武装,是不怕任何野兽的;因此他对于野兽所造成的危险比野兽对他所造成的危险要大得多。他们两人骑着马并排走,常常听到树林深处吓人的声音,但是他们毫不理会,因为什么都伤害不了他们。他们唯一关心的是兹皮希科。他在哪里?他在干什么?也许被人打死了,也许他很快就会打死他向逝世的达奴莎母女起誓要打死的那么多十字军骑士。他会马上回来么?这问题雅金卡已经问过玛茨科成百遍了。他每次回答总是十分小心,而且先要经过一番考虑,仿佛他是第一次听到这问题似的。
“您说,”她问道,“对一个骑士说来,战场上的战斗比不上攻打一座城堡那么可怕么?”
“你瞧维尔克的结果是怎么样。任何武器都不能抵挡从堡垒上滚下来的原木,而在战场上,一个骑士只要经验丰富,就能以一当十。”
“兹皮希科的甲胄好么?”
“他有几副好的;最好的一副是从弗里西安人那里赢得来的:那是米兰的出品。一年前,那副甲胄兹皮希科穿起来还嫌太大,现在已经合身了。”
“那末这种甲胄是刀枪不入的唆,是么?”
“不,人制造出来的东西,人都能破坏。米兰制造的甲胄,就能用米兰的宝剑把它斫坏,或者被英吉利的箭射穿。”
“英吉利的箭?”雅金卡吃惊地问道。
“难道我没有告诉过你么?世界上没有比英吉利弓箭手更好的了,除非是荒野上的玛朱尔人。但玛朱尔人也没有这样好的弓和箭。英吉利的石弓可以在百步之内射穿最好的甲胄。我在维尔诺附近看见过的,英吉利弓箭手从来箭无虚发。他们有些人能射中飞鹰。”
“哦,异教徒的子孙!那你们怎么能战胜他们呢?”
“只有一个办法:加紧向他们冲击!那些狗东西也都是使战斧的能手,但是肉搏战的时候我们就制服得了他们。”
“天主的手当时保佑了您,现在也会保佑兹皮希科。”
“我常常说:‘天主创造了我们,又把我们安置在波格丹涅茨。那么他自然会设法不让我们死光灭绝。’哈,这就全仗天主操心啦。确实,要毫无遗漏地照顾到全世界,可不是件容易事;凡人总会有所遗漏的;因此必须记住:首先别对神圣的教堂吝啬,其次,天主的心灵跟凡人的心灵不同。”
他们就这样经常谈天,相互安慰,相互鼓励。于是一天又一天,一个礼拜又一个礼拜,一个月又一个月,就这样过去了。到了秋天,玛茨科同勃尔左卓伐的老维尔克发生了冲突。这是修道院长和维尔克关于波格丹涅茨的森林边界的一场旧争论。那时候波格丹涅茨押在修道院长手里,他在那里砍伐了树木,把它占有了。当时修道院长曾经同时向维尔克父子两人挑战,或者用矛或者用长剑决斗。可是维尔克父子不肯同一个教士作战。上了法庭,他们又没有得到一点好处。现在老维尔克又想起了那些土地;但是玛茨科对于土地向来非常贪婪,何况他知道再没有比这块新地更适合于种大麦的了;要把这块地让给维尔克,他听都不要听。有一次他们不约而同都去拜访克尔席斯尼阿的神甫,在那里偶然遇见,这才算没有诉诸法庭。他们在那里大吵一通之后,老维尔克突然嚷道:“让别人来评评理看。人间没有公道,天主自会主持公道;你这样亏待我,天主会在你子孙身上报应的。”顽固的玛茨科突然心软起来,他脸色转白,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向他那吵吵闹闹的邻居说道:
“听着,引起这件事的不是我,而是修道院长。天主知道谁是谁非。但是我不要你咒骂兹皮希科,这块地你拿去吧。愿天主赐兹皮希科健康和幸运,我诚心诚意地把它让给你了。”
他向老维尔克伸过手去,老维尔克一向知道这位邻居的为人,不觉大为惊奇。老维尔克万没想到这个显然是铁石心肠的人心里还蕴藏着对他侄儿的爱,极其关心他侄儿的福祉。老维尔克默默无言,好久说不出一句话,后来还是克尔席斯尼阿的神甫看见事情有了转机,感到非凡高兴,画了个十字表示为他们祝福,老维尔克才说道:
“如果这样,那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我要的不是利益。我年纪大了,又没有谁来继承我的产业,我要的是公理。谁待我好,我心甘情愿让步。至于您的侄子,愿天主就地赐福于他,使您也不必这样一大把年纪还要为他痛哭,就像我为我的独生子痛哭那样……”
于是他们彼此拥抱起来;彼此推让了好久,都不肯拿这块土地。最后还是玛茨科答应拿下来,因为老维尔克确实没有继承人。
玛茨科衷心喜悦,就邀请老维尔克到波格丹涅茨来,用丰盛的酒菜款待了他。玛茨科非常高兴,因为他想到不久就可以从那块土地上收到丰富的大麦;他还认为他已经解除了天主对兹皮希科的温怒。
“只要他回来,”他想,“这些土地和财产尽够他受用了。”
雅金卡对于这一次的和解也感到很满意。 她听了这一切的经过,说道:
“如果仁慈的天主耶稣想表示他喜爱和平而不要争吵的话,那么兹皮希科一定会平安无恙地回到您身边来了。”
听了这番话,玛茨科容光焕发,好像被阳光照亮了似的。
“我也这么想,”他说,“有什么说的,全能的天主毕竟是全能的天主;要了解天主的力量,必须有悟性。”
“您是从来不缺少机智的。”她回答道,一面向上望着。
她思索了一下,继续说道: “哦,您也爱您的兹皮希科!哦,您也爱他的!”
“谁会不爱他,”老骑士答道。“你自己呢?你恨他么?”
雅金卡没有直接回答,但是她原来就坐在玛茨科身边的板凳上,这时候把身子挪得更近些,转过头去,用胳膊肘轻轻碰了他一下。
“别管我,”她说。“我有什么地方得罪了您?”

  玛茨科准备出门了;雅金卡自从那次跟捷克人商谈过以后,已经两天没有到波格丹涅茨来过。直到第三天,老骑士才在他到教堂去的路上遇见了她。她正同她的兄弟雅斯柯骑马上克尔席斯尼阿的教堂去,随身带着一大群武装仆役,保护她免受契当和维尔克的干扰,因为她不能断定契当和维尔克是否还在养病,是否正在策划加害于她。

  从那时起,生活就过得平平稳稳了。他们都忙于农作和一般的乡村事务。兹戈萃里崔盆地上的收成很好,雅金卡的产业莫奇陀里一带的收成尤其好;但是波格丹涅茨的收成就不是这样;由于干旱,庄稼不好,用不到花多少力气就收割完了。总的说来,波格丹涅茨的耕地很少。整片土地坐落在森林附近,由于主人长期外出,连那些由修道院长的庄稼汉整顿过的小块农地,也都因为缺少劳动力而荒芜了。老骑士虽然很痛惜这些损失,却并不十分放在心上,因为他想,一切都可以用钱来安排得井井有条,只要他确实是为了一个自己心爱的人而操劳就是了。但正是在这个问题上的彷徨,破坏了他的劳动和日常生活的热情。他确实并不偷懒。黎明就起身,赶牲畜,检查农业和森林方面的劳动情况。甚至选定了一块建造城堡的地基,准备了木材。但是等到一天过完,灼人的太阳化成金红色的夕照,他就常常会涌起一种强烈的渴望,接着是一阵从来没有体验过的不安情绪。“我在这里费尽力气,辛辛苦苦,”他心里说,“我那亲爱的孩子也许已在什么地方死了,身上插着一支矛,饿狼正在大嚼他的尸体。”想到这里,他心里就非常痛苦和焦急。于是他仔细观望着和倾听着,是否会听到马蹄声,宣告雅金卡又来了。雅金卡每天都来探望一下老骑士。他会在她面前振起精神,跟她谈起他的种种美好希望,聊以自慰。

  “我本来打算做过礼拜之后就到波格丹涅茨来看您,”她一面向玛茨科问好,一面说道,“因为我要同您商量一件急事,现在我们正可以谈谈。”

  雅金卡总是在晚上来看他,鞍上带着石弓和矛,防备回家时有什么危险。

  于是她走到扈从们的前面去,显然是不让仆人们听到她的谈话。玛茨科一走到她身边,她就问道:

  她想要在哪一次访问中,突然碰上兹皮希科回来了,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连玛茨科本人也不敢指望他不到一年半载就会回来。但是这位年轻小姐的心里却显然怀着这个希望,因为她来时总是打扮得漂漂亮亮;不像往常那样穿着结带的胸衣,披着一件羊皮上衣,显得浑身是毛,而且头发上有树叶,现在她的辫子结得很漂亮,上身穿着西拉兹的上等花布做的衣服。玛茨科出来迎接她,她总是劈头第一句就这样问道:“有什么消息?”仿佛有人给他写了信来似的。

  “您一定走么?”

  “没有消息!”他总是这样回答她。于是他领她到屋里去,在炉边聊天,谈谈兹皮希科、立陶宛、十字军骑士团和战争,每一次谈的都是同样的话题。但他们从不厌倦,老是谈个没完。

  “如果天主允许,至迟明天就走。”

  好几个月都是这样度过的。有时候玛茨科去访问兹戈萃里崔,不过多半是雅金卡来看他。有时由于邻近地带发生骚动,路上不太平,或者正值公熊春情勃发易于伤人的季节,玛茨科便送她回家。这个老人凭着他那超人的气力,再加上全副武装,是不怕任何野兽的;因此他对于野兽所造成的危险比野兽对他所造成的危险要大得多。他们两人骑着马并排走,常常听到树林深处吓人的声音,但是他们毫不理会,因为什么都伤害不了他们。他们唯一关心的是兹皮希科。他在哪里?他在干什么?也许被人打死了,也许他很快就会打死他向逝世的达奴莎母女起誓要打死的那么多十字军骑士。他会马上回来么?这问题雅金卡已经问过玛茨科成百遍了。他每次回答总是十分小心,而且先要经过一番考虑,仿佛他是第一次听到这问题似的。

  “您准备上玛尔堡去么?”

  “您说,”她问道,“对一个骑士说来,战场上的战斗比不上攻打一座城堡那么可怕么?”

  “或者到玛尔堡去,或者到别的地方去,要看情况决定。”

  “你瞧维尔克的结果是怎么样。任何武器都不能抵挡从堡垒上滚下来的原木,而在战场上,一个骑士只要经验丰富,就能以一当十。”

  “那么请听我说。关于我应该怎么办的问题,我已经想了很久。我也要请教您。您很清楚,只要爸爸活着,修道院长有势力,事情就完全不同了。契当和维尔克始终以为我该在他们两个当中挑一个,所以他们都忍住了气。可是现在我孑然一身,一个保护人也没有;这样一来,要末我像一个囚犯似的住在兹戈萃里崔的城堡里不出来,要末听他们来伤害。可不是这样么?”

  “兹皮希科的甲胄好么?”

  “不错,”玛茨科说,“我自己也这样想过。”

  “他有几副好的;最好的一副是从弗里西安人那里赢得来的:那是米兰的出品。一年前,那副甲胄兹皮希科穿起来还嫌太大,现在已经合身了。”

  “那么您有什么主意么?”

  “那末这种甲胄是刀枪不入的唆,是么?”

  “我没有想出什么主意来,不过我必须告诉你一点:我们都在波兰境内,这个国家的法律是会严厉惩罚那些为非作歹的人的。”

  “不,人制造出来的东西,人都能破坏。米兰制造的甲胄,就能用米兰的宝剑把它斫坏,或者被英吉利的箭射穿。”

  “话是不错,可是要知道,越境也是很容易的。老实说,我知道西利西亚也在波兰境内,可是公爵们就在那儿互相争吵袭击。要不如此,我亲爱的父亲准还会活着。那里已经来了许多日耳曼人,搞得乱七八糟,为非作歹,谁如果想要在日耳曼人那边隐藏起来,就可以隐藏起来。我避过契当和维尔克倒很容易,无奈还有我的小兄弟。如果我不在,一切就太平了,如果我留在兹戈萃里崔,天主才知道会招来什么灾难。准会发生种种暴行和战斗;雅斯柯已经十四岁了,连我自己在内,谁也拦不住他。上次您来援助我们的时候,他就冲了出去,契当用棍子向人群挥舞,几乎击中了他的头。‘哦,’雅斯柯向仆人们说,‘我要结果了这两个人的性命。’我告诉您,我留在这里,就不会有一天太平,连小兄弟也会遭到灾难。”

  “英吉利的箭?”雅金卡吃惊地问道。

  “千真万确。契当和维尔克都是狗东西。”玛茨科说。“虽则他们不敢动手打孩子。嗨!只有十字军骑士才会这么干。”

  “难道我没有告诉过你么?世界上没有比英吉利弓箭手更好的了,除非是荒野上的玛朱尔人。但玛朱尔人也没有这样好的弓和箭。英吉利的石弓可以在百步之内射穿最好的甲胄。我在维尔诺附近看见过的,英吉利弓箭手从来箭无虚发。他们有些人能射中飞鹰。”

  “他们固然不会动手打孩子,但是万一碰上一场骚乱,或者,天主保佑,碰上一场火灾,什么乱子不会出呢。有什么好说的!谢崔霍瓦老婆婆爱我的兄弟们像爱自己的亲生子女一样,这亲爱的老妇人对他们的照顾倒是不必担心的,可是我不在……我不在,他们倒会更安全些吗?”

  “哦,异教徒的子孙!那你们怎么能战胜他们呢?”

  “也许会,”玛茨科回答。

  “只有一个办法:加紧向他们冲击!那些狗东西也都是使战斧的能手,但是肉搏战的时候我们就制服得了他们。”

  他狡猾地望了这姑娘一眼。

  “天主的手当时保佑了您,现在也会保佑兹皮希科。”

  “那么,你要怎么办呢?”

  “我常常说:‘天主创造了我们,又把我们安置在波格丹涅茨。那么他自然会设法不让我们死光灭绝。’哈,这就全仗天主操心啦。确实,要毫无遗漏地照顾到全世界,可不是件容易事;凡人总会有所遗漏的;因此必须记住:首先别对神圣的教堂吝啬,其次,天主的心灵跟凡人的心灵不同。”

  她低声答道:

  他们就这样经常谈天,相互安慰,相互鼓励。于是一天又一天,一个礼拜又一个礼拜,一个月又一个月,就这样过去了。到了秋天,玛茨科同勃尔左卓伐的老维尔克发生了冲突。这是修道院长和维尔克关于波格丹涅茨的森林边界的一场旧争论。那时候波格丹涅茨押在修道院长手里,他在那里砍伐了树木,把它占有了。当时修道院长曾经同时向维尔克父子两人挑战,或者用矛或者用长剑决斗。可是维尔克父子不肯同一个教士作战。上了法庭,他们又没有得到一点好处。现在老维尔克又想起了那些土地;但是玛茨科对于土地向来非常贪婪,何况他知道再没有比这块新地更适合于种大麦的了;要把这块地让给维尔克,他听都不要听。有一次他们不约而同都去拜访克尔席斯尼阿的神甫,在那里偶然遇见,这才算没有诉诸法庭。他们在那里大吵一通之后,老维尔克突然嚷道:“让别人来评评理看。人间没有公道,天主自会主持公道;你这样亏待我,天主会在你子孙身上报应的。”顽固的玛茨科突然心软起来,他脸色转白,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向他那吵吵闹闹的邻居说道:

  “带我一起走。”

  “听着,引起这件事的不是我,而是修道院长。天主知道谁是谁非。但是我不要你咒骂兹皮希科,这块地你拿去吧。愿天主赐兹皮希科健康和幸运,我诚心诚意地把它让给你了。”

  这时候玛茨科虽然猜得到这场谈话的用意,却也非常吃惊。他勒住了马,喊道:

  他向老维尔克伸过手去,老维尔克一向知道这位邻居的为人,不觉大为惊奇。老维尔克万没想到这个显然是铁石心肠的人心里还蕴藏着对他侄儿的爱,极其关心他侄儿的福祉。老维尔克默默无言,好久说不出一句话,后来还是克尔席斯尼阿的神甫看见事情有了转机,感到非凡高兴,画了个十字表示为他们祝福,老维尔克才说道:

  “敬畏天主,雅金卡。”

  “如果这样,那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我要的不是利益。我年纪大了,又没有谁来继承我的产业,我要的是公理。谁待我好,我心甘情愿让步。至于您的侄子,愿天主就地赐福于他,使您也不必这样一大把年纪还要为他痛哭,就像我为我的独生子痛哭那样……”

  她却垂下了头,羞怯而忧郁地答道:

  于是他们彼此拥抱起来;彼此推让了好久,都不肯拿这块土地。最后还是玛茨科答应拿下来,因为老维尔克确实没有继承人。

  “您可以这样想,可是对我说来,我宁可向您说出来而不愿闷在心里。哈拉伐和您自己都说兹皮希科永远也找不到达奴莎了,而捷克人认为简直不可能找到她。天主证明,我绝不希望她遇祸。愿圣母照顾这可怜的姑娘,保护她。兹皮希科爱她甚于爱我。唔,这有什么办法呢!这是我命该如此。可是您瞧,只要兹皮希科找不到她,或者像您所说的,永远找不到她,那么,那么……”

  玛茨科衷心喜悦,就邀请老维尔克到波格丹涅茨来,用丰盛的酒菜款待了他。玛茨科非常高兴,因为他想到不久就可以从那块土地上收到丰富的大麦;他还认为他已经解除了天主对兹皮希科的温怒。

  “那么怎样呢?”玛茨科问,同时看到这姑娘愈来愈发窘,愈来愈结结巴巴了。

  “只要他回来,”他想,“这些土地和财产尽够他受用了。”

  “那么,无论契当,无论维尔克,无论是谁,我都不愿嫁。”

  雅金卡对于这一次的和解也感到很满意。

  玛茨科畅快地呼吸了一下。

  她听了这一切的经过,说道:

  “我还以为你已经宽恕他了。”

  “如果仁慈的天主耶稣想表示他喜爱和平而不要争吵的话,那么兹皮希科一定会平安无恙地回到您身边来了。”

  但是她声调愈加忧愁地答道:“啊!

  听了这番话,玛茨科容光焕发,好像被阳光照亮了似的。

  “那你打算怎样呢?我们怎么能把你带到十字军骑士团那里去呢?”

  “我也这么想,”他说,“有什么说的,全能的天主毕竟是全能的天主;要了解天主的力量,必须有悟性。”

  “不一定要到十字军骑士团那里去,我现在很想同躺在西拉兹医院里的修道院长在一起。他身边一个亲人也没有。他的手下人与其说照顾他,不如说是照顾酒壶。何况他是我的教父和保护人。如果他身体好了,我仍旧可以去请他保护,因为人们都怕他。”

  “您是从来不缺少机智的。”她回答道,一面向上望着。

  “这我不反对,”玛茨科说,事实上他很不乐意让雅金卡跟他一起去,因为他很知道十字军骑士团的行径,也完全相信达奴莎决不会从他们手里逃得了命。“但是我只告诉你一点,同一位姑娘出门实在不方便。”

  她思索了一下,继续说道:

  “也许同别的姑娘出门有什么不方便,跟我出门却不见得如此。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出过事,而且我已惯于带着石弓出门,还能够经受得起狩猎的艰苦。船到桥头自会直。请别担心。我可以穿上雅斯柯的衣服,戴上发网就走。雅斯河虽然比我小,可是除掉他的头发之外,却跟我完全一模一样,去年狂欢节我们化了装,连先父也分辨不出我们呢。要知道,修道院长也好,任何人也好,都认不出我来的。”

  “哦,您也爱您的兹皮希科!哦,您也爱他的!”

  “兹皮希科也认不出么?”

  “谁会不爱他,”老骑士答道。“你自己呢?你恨他么?”

  “只怕我见不到他。……”

  雅金卡没有直接回答,但是她原来就坐在玛茨科身边的板凳上,这时候把身子挪得更近些,转过头去,用胳膊肘轻轻碰了他一下。

  玛茨科想了一会儿以后,突然笑了,说道:

  “别管我,”她说。“我有什么地方得罪了您?”

  “但是勃尔左卓伐的维尔克和罗戈夫的契当要暴跳如雷呢。”

  “让他们去!如果他们来追我们,那就更糟。”

  “哼!别怕。我老虽老,他们可还得提防我的拳头。所有的‘格拉其’都有这种气概!……不过,他们已经尝过兹皮希科的厉害了……”

  不知不觉来到了克尔席斯尼阿。勃尔左卓伐的老维尔克恰巧也在教堂里,他时时阴郁地望望玛茨科,但是玛茨科并不理会。做过弥撒,玛茨科就心情舒畅地立即同雅金卡回去了……他们在十字路口彼此道别分手,玛茨科独自回到波格丹涅茨去,心里又想起了一些不很愉快的念头。他知道,无论是兹戈萃里崔的人们或是雅金卡的亲戚,都不会真正反对她走。“至于这姑娘的两个追求者呢,”他心里说,“那完全是另一回事;但对于孤儿们和他们的产业,那两个家伙是不敢动手的,否则就要蒙上难堪的丑名,而且所有居民都会像对付恶狼似的对付他们。但是波格丹涅茨只得听天由命了!……田界被侵占,畜群被赶走,农夫被诱走!……如果天主让我回来,那末我就要跟他们战斗,不是用拳头斗,而是用法律跟他们斗!……只要能让我回来。如果我当真回来了呢?……他们一定会联合起来对付我,因为我破坏了他们的爱情;如果她同我一起走了,他们就更加要痛恨我了。”

  波格丹涅茨的庄园已经有了起色,他非常放心不下。他断言等他回来时,田园一定是荒芜不堪了。

  “看来必须想个对策才好!”他想。

  吃过午饭,他吩咐备好马,直接上勃尔左卓伐去了。

  他到达那儿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老维尔克坐在前屋,就着酒壶喝蜂蜜酒。被契当打伤了的小维尔克躺在一张铺着兽皮的长凳上,也在喝蜂蜜酒。玛茨科出人意外地走了进去,脸色严峻地站在门槛上;身材高大,骨骼粗大,不穿铠甲,只在腰上佩着一回大剑。父子俩立即认出他来,因为他的脸被炉火的亮光照耀着。最初,他们都陡地跳了起来,像闪电似的,向墙壁那边冲了过去,不论是什么武器,拿到手就算数。

  但是阅历丰富的老玛茨科很了解这些人和他们的风俗,一点也不慌张,连自己身上的剑也不摸一下。他只是双手叉腰,用一种微带讥讽的口吻安静地说道:

  “这是干什么?难道勃尔左卓伐的贵族就是这样待客的么?”

  这两句话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他们立即放下了手,那老人马上克拉一声把宝剑丢在地上,年轻人也放下了矛,两个人都伸长了脖子望着玛茨科,虽然脸上仍旧流露出敌意,但已经带着吃惊和不好意思的神情了。

  玛茨科笑笑说:

  “赞美耶稣基督!”

  “永生永世。”

  “还有圣杰西。”

  “我们为他效劳。”

  “我是怀着好意来访问邻人的。”

  “我们也怀着好意问候您,天主的客人。”

  于是老维尔克同他儿子一起跑到玛茨科跟前,两个人都紧握客人的手,让他坐了上座。他们又立刻扔了一块木头到火炉里去,铺好桌子,放上满满一盘食物,一坛麦酒,一桶蜂蜜酒,吃喝起来。小维尔克时时瞥玛茨科一眼,这种眼色缓和了对客人的仇恨,也使客人颇为乐意。他招待得非常殷勤,甚至由于乏力而脸色苍白了,因为他刚刚受了伤,失去了平常的体力。父子两人都急于要知道玛茨科来访的目的。可是他们两人都不间他原因,只等他先说。

  但是玛茨科是个懂礼貌的人,他赞美着食物、美酒和殷勤的招待。吃得心满意足了,才抬起头,神气十足地说:

  “人们常常争吵,但是睦邻最最重要。”

  “没有比睦邻更好的事了,”老维尔克附和道,说得同样沉着自若。

  “常常有这样的事,”玛茨科说,“一个人要远行的时候,就连他的仇敌,他也要去告别一声,和他言归于好。”

  “愿天主报答您这些坦率的话。”

  “不仅嘴上说说就算数,而且要有行动,因为我当真来向你们告别了。”

  “见了您,我们衷心高兴。欢迎您每天光临。”

  “我本来打算在波格丹涅茨以一种适合于骑士荣誉的方式设宴款待您。可是我急于要走,来不及了。”

  “去参加战争,还是到什么圣地去?”

  “要是去参加战争或者到圣地去倒好啦,我打算去的地方很糟——要到十字军骑士团那里去。”

  “到十字军骑士团那里去,”父子两人异口同声地喊道。

  “是啊!”玛茨科回答。“而且去的人正是他们的敌人。好在这个人甘心归顺天主,与世人和好相处,因此他不仅不会丧失生命,而且还会永远得救。”

  “这太好啦!”老维尔克说。“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没有受到过他们的残害和压迫。”

  “整个王国都是这样,”玛茨科补充说。“不管是皈依天主教之前的立陶宛也好,甚至是鞑靼人也好,都不会像这些魔鬼教士那样成为波兰王国的沉重负担。”

  “很对,这您也知道,我们忍受啊,忍受啊,可现在忍无可忍了,是收拾他们的时候了。”

  老人在手掌中吐了一口唾沫,小维尔克接下去说:

  “只有这样。”

  “眼看就要有这种局面了,非这样不可,只是要等到什么时候呢?我们可拿不出办法,这是国王的事。也许很快,也许很慢……天主才知道。目前我却只得上他们那里去一次。”

  “是不是给兹皮希科送赎身金去?”

  老维尔克一提到兹皮希科的名字,儿子的脸就顿时气得发白。

  可是玛茨科安静地答道:

  “也许要带赎金去,不过并不是去赎兹皮希科。”

  这句话越发使勃尔左卓伐的两位主人感到奇怪。老维尔克再也忍不住了,就说:

  “您究竟能不能告诉我们,到那里去干什么?”

  “我一定告诉您!一定告诉!”他说,一面点头表示同意。“但是首先让我告诉您另一件事。请听着。我离开以后,波格丹涅茨将听天由命了……从前我和兹皮希科在威托特公爵麾下作战的时候,修道院长,还有兹戈萃里崔的齐赫,多少照顾过我们那份小产业。现在我们连那种照顾也没有了。一想到我的辛勤和血汗就付诸东流,就非常难受……您可以想象得到,这叫我多么忧虑。我一走,就有人来骗走我的人手,挖掉我的界标,抢走我的牲畜。即使天主让我平安回来,那时候我的产业也给毁了,……只有一个补救的办法,只有一个可靠的帮助……那就是好邻居。因此我来请求您看在邻居份上,替我保护保护波格丹涅茨,不让它受到损害。”

  老维尔克听了玛茨科的这个请求,连忙和他的儿子交换了一下眼色;父子两人都万分惊奇。他们静默了一会儿。谁都鼓不起勇气来回答。但是玛茨科又把另一杯蜂蜜酒举到嘴边,喝干了,然后继续说下去,说得那么镇静和推心置腹,简直把这两个人当作了他多年来最亲密的朋友。

  “我已经坦白告诉过你们,谁最可能来侵犯。除了罗戈夫的契当,还会有谁呢。虽然我们以往彼此不和,但我对你们丝毫没有顾虑,因为你们是高尚的人,光明正大,决不会用卑鄙行为来报复你们的敌手。你们完全是两样的人。骑士总是骑士。契当却是一个下等人。这种人,您知道,什么事都做得出。他非常痛恨我,因为我破坏了他对雅金卡的追求。”

  “您是要把她留给您侄儿的,”小维尔克脱口而出地说了一句。

  玛茨科望了望他,冷冷地瞪了他好一阵子,然后转向老人,安静地说:

  “您知道,我的侄子同一个富有的玛朱尔小姐结了婚,得到了很可观的嫁妆。”接着而来的是一阵更深沉的寂静。父子两人都张大着嘴,对玛茨科看了好一会儿。

  老人终于说道:

  “哦!这是怎么回事?您说吧……”

  玛茨科故意不理睬这个问题,继续说下去:

  “我正是为了这个原因,才非去一趟不可;也正是为了这个原因,才来请求您这位高贵而正直的邻居,等我走后、替我照顾照顾波格丹涅茨,别让人家来损害我的产业。请特别当心契当,要防备他。”

  这时候机灵的小维尔克,想到既然兹皮希科已经结了婚,那最好还是同玛茨科攀攀交情,因为雅金卡相信他,没有一件事不去讨教他。这样,他眼前突然展现了一片新的光景。“我们不光是不反对玛茨科,还要努力同他和解才是,”他心里说。因此虽然他已有些微醉,却立刻打桌下伸出手去抓抓他父亲的膝盖,用力揿了一下,表示要他父亲说话小心,同时他自己说:

  “啊!您别怕契当!叫他来试试看。不错,他用一只大碟于打伤了我,但我也给了他一顿痛打,打得他的亲生母亲也认不出他来了。别怕!请放心。波格丹涅茨连一只乌鸦都不会走失!”

  “我知道你们是正直人。你们答应我么?”

  “我们答应!”两个人都喊道。

  “凭您骑士的荣誉起誓么?”

  “凭骑士的荣誉起誓。”

  “也凭您那标着纹章的盾么?”

  “凭着我标着纹章的盾,还凭着十字架。千真万确!”

  玛茨科满意地一笑,说道:

  “好吧,这件事现在拜托你们了。我相信你们会管得很好。既是这样,我再告诉你们一件事吧。你们知道,齐赫托我作他的子女的监护人。因此我不让小伙于们,无论是契当或是你闯到兹戈萃里崔去。但现在我既然要到玛尔堡去,或者,天主才知道要到什么别的地方去,那时候我又怎样来监护呢?……不错,天主是孤儿的父亲;谁要是企图伤害孤儿,谁就该遭殃;我不但要用斧头斫他的脑袋,还要宣布他是一个毫无廉耻的恶棍。可是我要离开,心里实在很难过,确实难过。那末我请求您答应,不但您自己不去伤害齐赫的孤儿,还要留神不让别人去伤害他们。”

  “我们答应!我们答应!”

  “凭您的骑士荣誉和您盾牌上的纹章么?”

  “凭骑士荣誉和盾牌上的纹章。”

  “也凭十字架么?”

  “也凭十字架。”

  “天主作证。阿门!”玛茨科结束道,他深深吁了一口气,因为他相信他们决不会破坏这样一个誓言的。即使他们被触怒了,他们也宁愿抑住气愤,咬咬自己的拳头,而不愿做起假誓的人。

  于是他告别了,但他们坚持要挽留他多待一会儿。他不得不痛饮一番,和老维尔克交好。小维尔克一反他平时喝醉了酒寻衅吵架的习惯,这一次只是怒冲冲地骂契当,非常恳切地在玛茨科身旁兜来兜去,仿佛他明天就可以从玛茨科手里得到雅金卡似的。午夜时分,他因为脱力而晕倒了,他们把他救醒之后,他就像段木头似的睡着了。老维尔克也继他儿子之后睡着了,所以等玛茨科离开他们的时候,他们都像死尸似的躺在桌子底下。然而玛茨科有一颗异乎寻常的脑袋,他没有喝得很醉,却感到很快乐。回到家里,回想着他所完成的事,实在高兴。

  “唔!”他心里说,“这下子波格丹涅茨安全了,兹戈萃里崔也安全了。等他们听到雅金卡离开的时候,他们一定会大怒。但是她的人,和我的产业却都安全了。主耶稣赐人以智慧,所以一个人不能用拳头的时候,就应当用脑子。我回来之后,这老头一定会向我挑战,不过这种事是不值得去烦神的……但愿我也能用这种办法使十字军骑士中计……但是跟他们打交道可不容易。在我们这儿,即使同一个‘狗东西’打交道,只要他凭他骑士的荣誉和盾牌上的纹章发誓,他就会信守到底。但是在他们那儿,誓言一文不值,就像在水里吐口唾沫那样。但愿圣母帮助我,使我对兹皮希科也能像目前对齐赫的子女和对波格丹涅茨的产业一样,有所帮助……”

  他又想,也许还是不要带走雅金卡来得好,因为维尔克父子会像保护眼珠似的照顾她。但转念之间,他就放弃了这个打算。“不错,维尔克父子会照顾她,但是契当决不会放弃他的企图,天主才知道谁会占上风。那样一来,必然会发生一连串的战斗和暴行,兹戈萃里崔、齐赫的孤儿连这姑娘甚至都会遭殃。要维尔克父子保护波格丹涅茨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但对这姑娘来说,最好还是让她尽可能远离这两个暴徒,同时尽可能靠近富有的修道院长。”玛茨科坚信达奴莎决不会从十字军骑士团的魔掌中生还;他也始终不放弃这个希望:兹皮希科会以一个鳏夫的身份回到家来,非娶雅金卡不可。

  “啊!伟大的天主!”他心里想。“这样一来,他就会成为斯比荷夫的所有主,然后又会从雅金卡那里得到莫奇陀里以及修道院长给雅金卡的所有遗产。那时候我就决不会吝惜供奉天主的蜡烛油了。”

  他因为尽在想这些心思,所以从勃尔左卓代回来的路程好像也缩短了,可是他回到波格丹涅茨,毕竟已经是夜晚了。他看见窗户上灯烛通明,感到非常惊奇。仆人们都还没有睡,玛茨科刚一踏进院子,马夫就向他奔了过来。

  “来了什么客人么?”玛茨科一面下马,一面问道。

  “兹戈萃里崔的少爷带着捷克人来了。”马夫回答。

  玛茨科听了这消息,愈加奇怪,因为雅金卡原来答应明天一早赶来,跟他一起动身。那么雅斯柯为什么要来,这么晚还要来?老骑士忽然担心起来,莫不是兹戈萃里崔出了什么事吧?他焦急地走进了屋子。到了里面,看见房间中央的大泥火炉烧得正旺。桌上有两个铁架子,架于上点着两支火把。玛茨科借着火把的亮光看到了雅斯柯,捷克人哈拉伐,和另一个脸孔红得像苹果似的年轻侍从。

  “你好么,雅斯柯?雅金卡怎么啦?”老贵族问。

  “雅金卡吩咐我来告诉您,”小伙子说,一面吻着玛茨科的手,“她把这事情重新考虑了一下,觉得还是留在家里比较好。”

  “天呀!你说什么?怎么啦?她出了什么事?”

  但是这孩子用他那双美丽的蓝眼睛望着他,笑了起来。

  “你在唠叨些什么呀?”

  就在这时候,捷克人和另一个侍从也都笑了起来。

  “您瞧!”这个女扮男装的孩子喊道。“谁认得出我来?连您都认不出我!”

  于是玛茨科仔细打量着这个可爱的人,这才喊道:

  “圣父和圣子在上!你真是像在狂欢节上化了装!原来这叽里呱啦的就是你呀,你来干什么?”

  “可不是!干什么?赶路的人都是迫不及待的。”

  “你本来不是约定明天天亮动身么?”

  “怎么不是呢!明天一早动身,大家都会看见我了!我今天赶来,那么兹戈萃里崔的人明天准会以为我在您这里作客,要到后天才会发觉。只有谢崔霍瓦和雅斯柯知道这件事。但是雅斯柯凭骑士的荣誉答应过,他要等到人们骚扰不安了,才讲出来。您怎么认不出我了呢?”

  现在轮到玛茨科大笑了。

  “让我来好好地看看你;你是一个非常漂亮的男孩子!……独一无二。这样一个孩子准会养出优秀的后代来……我老实说,如果这家伙(指着他自己)还不老的话,——唔!但是即使这样,我也要告诉你,别惹我的眼,姑娘,站到后面去一点!

  他用手指凶狠狠地指着她,但又非常高兴地望着她。因为他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一位姑娘。她头上络着一顶丝织的红发网,身穿绿色短呢上衣,一条宽大的马裤围着她的臀部,腰身很紧,一只裤脚管的颜色同她头上的帽子(发网)一样,另一只裤脚管上面有着直条纹,腰间挂着一柄花纹华丽的小宝剑,满面笑容,跟朝霞一样鲜艳。她的脸那么秀丽,叫他目不转睛地望着她。

  “我的天主!”喜不自胜的玛茨科说道。“她看来像个美丽的王子?还是像一朵鲜花?还是像别的什么?”

  “这里还有这一个——我相信必定也是什么女扮男装的人?”

  “这是谢崔霍瓦的女儿,”雅金卡回答。“我独个儿跟你们在一起不大合适。我怎么行呢?因此我随身带了安奴尔卡,这样两个勇敢的女子就能互相照应,互相帮助。她也没有人认得出来的。”

  “老太太,你这是办喜酒啊。一个已经够糟的了,现在却来了两个。”

  “别开玩笑。”

  “我不是开玩笑,大白天谁都会认出你和她来。”

  “请问,为什么?”

  “为了拜倒在你们两个脚跟前。”

  “让我们太平些吧!……”

  “我倒是可以太平的,我过时啦。但是契当和维尔克会让你太平么?这只有天主知道。你可知道,喜鹊儿,我刚从哪儿来?告诉你,我到勃尔左卓伐去过了。”

  “看在天主份上!您在说些什么?”

  “说的是实话,维尔克父子会保护波格丹涅茨和兹戈萃里崔,不让契当来侵犯。唔,向一个敌人挑战,同他战斗是容易的。但是要把一个敌人变成你自己产业的保护人,就十分困难了。”

  于是玛茨科详细讲了他同维尔克父子打交道的经过,他们是如何和解的,他如何使他们落入圈套,雅金卡听得非常惊奇;听他讲完了,她说:

  “主耶稣给了您无限机智,我觉得您做起事来总会成功的。”

  但是玛茨科摇摇头,仿佛觉得很难过。

  “啊,女儿!要是如此,你早就是波格丹涅茨的女主人了!”

  听了这话,雅金卡用她一双可爱的蓝眼睛望了老人一会儿,然后走到他跟前,吻着他的手。

  “你为什么要吻我?”老骑士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想同您道晚安,因为已经很晚了,明天我们还得起早赶路呢。”

  她挽着安奴尔卡一起走了。玛茨科领了捷克人到他房中,两个人睡在野牛皮上,一下子就睡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