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文帝刘恒即位那年,汉高祖刘邦留下的股肽之臣陈平和周勃出任左右丞相。汉文帝颇赏识这两位对西汉王朝忠心耿耿的大臣。
  一次,文帝临朝,笑问右丞相周勃:“周爱卿,你是先帝托孤之臣。你可知,汉朝天下,一年要判多少案件?”
  周勃心里一慌,忙低声答道:“臣直话相告,实是不知。”
  文帝略皱皱眉,再问一句:“那,爱卿可知道天下一年钱币和粮食要进进出出多少?”
  周勃支支吾吾,终于不好意思地摇摇头。
  文帝心中大为不快。顿一顿,转过脸,问左丞相陈平:“陈爱卿,先帝在时,常夸你神机妙算,聪明过人。那两笔帐,你可知道?”
  陈平利索地发话:“陛下,恕臣直言。陛下要知道判刑的大事,请只管问廷尉;陛下要打听钱币粮食的大事,请只管问治粟内史。”
  文帝听罢,心中肝火大旺,马上拉下脸:“陈爱卿真是高见!既然各自有主管的官员,要你这位丞相干什么?”
  陈平忙抢步走出大臣行列,深施一礼,然后高声回答:“陛下,请恕臣直言之过。为臣的再斗胆进一言,做宰相的,对上要辅佐天子料理国家大事,顺应四季天时考虑各种大事;对外要威服、抚顺外邦和各路诸侯;对内要让民心归附亲如一家,使卿大夫们各司其职。”
  听罢此言,汉文帝手抚龙椅,低头沉思,这陈平不仅机智、擅长辞令,更深悟从政要诀——总理大政,把握关键!想到这儿,汉文帝赞不绝口:“爱卿一番高见,真让孤家茅塞顿开。有道理,太有道理啦。”接着,他转过脸问周勃:“周爱卿,你说呢?”
  周勃惭愧得低下了头,心中自叹不如。
  不久,周勃称病辞相。丞相一职,由陈平一人担任。 

  汉文帝刘恒即位那年,汉高祖刘邦留下的股肽之臣陈平和周勃出任左右丞相。汉文帝颇赏识这两位对西汉王朝忠心耿耿的大臣。

汉文帝和宰相陈平的故事:谦让是一种境界

  一次,文帝临朝,笑问右丞相周勃:“周爱卿,你是先帝托孤之臣。你可知,汉朝天下,一年要判多少案件?”

分类:励志故事 | 人性的闪光点

  周勃心里一慌,忙低声答道:“臣直话相告,实是不知。”

汉文帝和宰相陈平的故事:谦让是一种境界

  文帝略皱皱眉,再问一句:“那,爱卿可知道天下一年钱币和粮食要进进出出多少?”

在中国历史上,有“文景之治”的传说,是讲西汉的汉文帝、汉景帝励精图治,促成西汉中兴。汉文帝是个有作为的皇帝,他敬重老臣陈平、周勃,得到了他们的有力辅佐。而陈平和周勃也互相尊重,互让相位,成为以“谦让”为做人之本的典范。

  周勃支支吾吾,终于不好意思地摇摇头。

汉文帝是汉高祖的庶子,被封为代王。他为人仁慈宽厚,当残暴篡权的吕后死后,诸吕的反叛被粉碎后,朝中拥戴文帝继位。

  文帝心中大为不快。顿一顿,转过脸,问左丞相陈平:“陈爱卿,先帝在时,常夸你神机妙算,聪明过人。那两笔帐,你可知道?”

一天,汉文帝升殿,各大臣一一叩见之后,汉文帝发现丞相陈平没上朝,他问道:“丞相陈平为何不来?”

  陈平利索地发话:“陛下,恕臣直言。陛下要知道判刑的大事,请只管问廷尉;陛下要打听钱币粮食的大事,请只管问治粟内史。”

站在下面的太尉周勃站出来说道:“丞相陈平正在生病,体力不支,不能叩见皇上,请皇上原谅。”汉文帝心里纳闷,昨日还见他身体好好的,怎么今天就病了?不过他不动声色,只是说:“好,知道了,退下。”

  文帝听罢,心中肝火大旺,马上拉下脸:“陈爱卿真是高见!既然各自有主管的官员,要你这位丞相干什么?”

退朝后,汉文帝想派人去请陈平,但又一想,陈平是开国老臣,自己应当把他当作父亲一样对待,父亲有病,儿子只能前去探望,哪有招见之理。于是文帝便到后宫换上平日穿的家常便服,到陈平家去探视。

  陈平忙抢步走出大臣行列,深施一礼,然后高声回答:“陛下,请恕臣直言之过。为臣的再斗胆进一言,做宰相的,对上要辅佐天子料理国家大事,顺应四季天时考虑各种大事;对外要威服、抚顺外邦和各路诸侯;对内要让民心归附亲如一家,使卿大夫们各司其职。”

陈平在家躺着正在看书,见汉文帝来慌忙起身行礼。汉文帝急忙把他扶起,说:“不敢,朕视卿为父亲,以后除了在朝廷上,其它场合一律免除君臣之礼。”汉文帝扫视一下屋里的陈设,又说:“今天听太尉说您病了,特地前来探望,不知是否请过御医诊视?你年岁大了,有病可不要耽搁呀!”

  听罢此言,汉文帝手抚龙椅,低头沉思,这陈平不仅机智、擅长辞令,更深悟从政要诀——总理大政,把握关键!想到这儿,汉文帝赞不绝口:“爱卿一番高见,真让孤家茅塞顿开。有道理,太有道理啦。”接着,他转过脸问周勃:“周爱卿,你说呢?”

图片 1

  周勃惭愧得低下了头,心中自叹不如。

文帝如此关怀,使陈平非常感动。他觉得不能再隐瞒下去了,对文帝讲了心里话:“皇上太仁慈了,可我对不起皇上的一片爱臣之心,我犯了欺君之罪呀!”原来陈平并没有病,是装病。他为什么要装病呢?他不想当丞相,要把相位让给周勃。汉文帝问:“为什么?”

  不久,周勃称病辞相。丞相一职,由陈平一人担任。

陈平就把他让相的理由说出来了,原来高祖刘邦在位时,为了保证汉朝宗室的传承,规定“非刘氏者不得为王”。高祖死后,惠帝懦弱,吕后不顾高祖遗训,又立吕氏家族子弟为王。使得诸吕势力越来越大,刘家的势力却日益衰微。吕后死后,诸吕结党,欲谋叛乱,丞相陈平认为时机已到,与太尉周勃,共商大计,灭掉诸吕夺取政权。陈平认为新帝继位,应记功晋爵。周勃消灭吕氏集团,功劳比自己大,自己应该把丞相的位子让给周勃,但是周勃不肯接受,认为消灭吕氏集团,主谋是陈平。陈平便假装有病,不能上朝。使文帝有理由任命周勃为丞相,也使周勃义不容辞担起丞相职务。

陈平把这一切都对文帝说清之后。又诚恳地说:“高祖在时,周勃的功劳不如我;诛灭诸吕时,我的功劳不如太尉。所以我愿意把相位让给他,请皇上恩准。”

文帝本来不知消灭诸吕的细节,他是在诸吕倒台后,才被陈平和周勃接到长安的。听了陈平的解释,才知周勃立下了大功,便同意陈平的请求,任命周勃为右丞相,位居第一,任陈平为左丞相,位居第二。

文帝想做个有作为的皇帝,他要亲自过问国家大事。一天上朝时,他问右丞相周勃:“现在一天的时间里,全国被判刑的有多少人?”周勃说不知道。文帝又问:“全国一年的钱粮有多少,收入有多少?支出有多少?”周勃还是回答不上来,感到惭愧至极,无地自容。

文帝看周勃答不出来,就问左丞相陈平:“陈丞相,那你说呢?”

陈平不慌不忙地回答说:“您要想了解这些情况,我可以给您找来掌管这些事的人。”

文帝问:“那么谁负责管理这些事呢?”陈平回答:“陛下要问被判刑的人数,我可以去找廷尉,要问钱粮的出入,我可以找治粟内史,他们会告诉您详细的数字。”

文帝有些不高兴,脸色沉下来说道:“既然什么事都各有主管,那么丞相应该管什么呢?”

陈平毫不犹豫地回答:“每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不能事无巨细,每事躬亲。丞相的职责,上能辅佐皇帝,下能调理万事,对外能镇抚四夷、诸侯,对内能安定百姓。丞相还要管理大臣,使每个大臣能尽到自己的责任。”陈平回答得有条不紊,文帝听了觉得有道理,连连点头,露出满意的笑容。

站在一边的周勃如释负重,十分佩服陈平能言善辩,辅政有方,深感自己是个武夫,才干在陈平之下。他回到家里,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他想,自己虽说平定诸吕有功,但是辅佐皇帝、处理国政方面的才能比起陈平差远了,为了国家百姓着想,还是应该让陈平做丞相。于是周勃也假称有病,向文帝提出辞呈。

汉文帝非常理解周勃的心情,批准周勃的辞呈,任命陈平为丞相(不再设左丞相)。陈平辅佐文帝,励精图治,促成了汉朝中兴。

陈平和周勃两位老臣,都是汉朝开国元老,却“虚己盈人”,互让相位,光彩照人。

做人境界之高低,往往体现在一种胸怀上,有人凡事都与人斤斤计较不懂得谦让,有人则把谦让作为做人的准则,凡事都体现出一种大度的胸襟。前者自然笨拙,后者自然高妙。